<track id="ayopr"><strong id="ayopr"></strong></track>
  • <p id="ayopr"></p>

    <big id="ayopr"><strike id="ayopr"><tt id="ayopr"></tt></strike></big>
    <p id="ayopr"></p>

  • 中山萬盛展覽公司

    光環境影響南極科考隊員健康 LED改善極地照明

      為了國家863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LED非視覺照明技術研究LED的極地照明技術及系統》不久前,上海市照明學會副理事長、同濟大學視覺與照明藝術研究中心的郝洛西教授前往南極,完成了她在第29次南極科考中的研究課題。

      南極科考隊往往選擇11月左右出發,因為那時南極處于夏季,便于進行科考行動。長城站內的光環境,對光源的色溫和照度都不甚理想,而且位于喬治王島上的長城站是我國建立的第一個南極考察站,由于物資運輸的不便,燈具缺乏維護,有許多都出現了老化和損壞。為此,郝洛西申請了有關極地光環境的863課題,并前往南極繼續自己的研究課題,也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帶給科考隊員。

      設計光環境治“抓狂”

      “人類經過這么多年的進化,最健康的光源當然是自然光,但是在南極大陸特殊的環境下,我們可以用LED燈模擬自然光。”郝洛西說。

      傳統燈具難以實現自動控制,光譜也難以改變。LED燈具的出現讓對自然光的模擬變成可能。對身處南極的科考隊員來說,“光環境的適宜變化”是保持身心健康的重要條件。郝洛西說,這里沒有高樓、沒有汽車,人煙稀少,甚至屋內也是相同的布置,生活的時間長了,科考隊員很容易陷入一個單調的“抓狂”狀態。而通過光源色溫和照度的變化,能調節人體的情緒,改善隊員心理狀態。

      色溫,是表示光源光譜能量分布的尺度,即我們通常說的冷暖光源。色溫偏低表示光色偏暖,色溫偏高表示光色偏冷。一直以來長城站使用的是較高色溫的冷色光源,冷色光能給人寧靜、典雅的感覺,但同時也給人以寒冷和空虛之感。有的科考隊員總說,在站外冷,在站內還是冷。

      郝洛西這次南極之行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給長城站更換燈具,當科考隊員感受到新的燈具發出的暖色光時,紛紛表示“感覺好極了”。

      改變色溫利睡眠

      人的睡眠與光照關系密切。據郝洛西介紹,人體大腦中的松果體功能非凡,在夜間需要進入睡眠狀態時,會分泌出大量的褪黑素,這種激素可抑制人體交感神經的興奮性,使血壓下降,心跳速率減慢,心臟得以休息。但是,褪黑素對光照很“敏感”,只要眼睛接受到光的刺激,褪黑素就會被松果體命令減少分泌,故在白天或光照下睡覺不如晚上睡得踏實。

      了解到光照和影響睡眠的褪黑素有關之后,郝洛西要做的另一個課題就是找到對褪黑素影響較小的光環境,由此使得室內光環境對褪黑素分泌的抑制作用最小化,讓科考隊員擁有良好的睡眠質量。

      究竟LED光源的光譜能量分布與褪黑素分泌關系如何,郝洛西對此已經有了初步的理論支撐。她告訴記者,從國內做的實驗來看,高色溫光源抑制褪黑素分泌的作用較強,并且持續的光照會影響每日褪黑素分泌的周期。對此,她需要等待南極的實驗樣本回國,在極地科考隊員身上進一步驗證理論的正確性。
     


    展會資訊更新時間:2013-06-01

    用戶登錄

    國際LED燈飾照明展覽會分類

    萬盛展覽
    少妇spa推油被扣高潮
    <track id="ayopr"><strong id="ayopr"></strong></track>
  • <p id="ayopr"></p>

    <big id="ayopr"><strike id="ayopr"><tt id="ayopr"></tt></strike></big>
    <p id="ayop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