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ayopr"><strong id="ayopr"></strong></track>
  • <p id="ayopr"></p>

    <big id="ayopr"><strike id="ayopr"><tt id="ayopr"></tt></strike></big>
    <p id="ayopr"></p>

  • 中山萬盛展覽公司

    南非對紡織服裝產品需求旺盛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中國紡織業已經進入了跨國布局的新階段,隨著既有供應鏈的國際優勢受到中國成本剛性上漲的挑戰,產品迫切需要產能的世界布局和優質資源的跨國合作來創造國際競爭的新優勢,而非洲特別是南非作為繼東南亞之后的產品轉移的潛力之地,順理成章進入中國紡織業的視野。為實地了解南非紡織行業市場和投資概況,中國產品用紡織品行業協會、中國化學纖維工業協會、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紡織行業分會聯合組織地方協會和公司代表團對南非市場和投資環境進行考察調研,F將調研情況匯總如下:

      一、南非國家概況

      南非,位于非洲大陸最南端,國土面積達122萬平方公里,人口約為5300萬,是與非洲其他國家進行交流的重要門戶,屬于中等收入發展中國家。南非三面環海,極佳的地理位置使其成為非洲南部最大的貨物集散地。2016年,南非取代尼日利亞成為非洲最大的經濟體,礦業是其最重要的經濟產品之一(世界上鉑礦最大生產國,鈀礦第二大生產國和金礦第三大生產國),黃金、鉆石生產量均占世界首位,深井采礦等技術居于世界領先地位。此外,南非的制造業、農業、交通運輸業和旅游業也表現卓越,因此也吸引了大量的外國投資者。2010年,南非正式加入“金磚計劃”,成為了“金磚國家”的第五位新成員。近年來,南非與金磚國家間的經貿往來不斷深化,最新數據顯示,2016年南非對四個金磚伙伴國貿易達1560億蘭特(約合780億人民幣),貿易達273億蘭特(137億人民幣)。

      中國和南非共和國于1998年建立外交關系,短短十幾年間,兩國關系實現了從伙伴到戰略伙伴、再到全面戰略伙伴的“三級跳”,堪稱中國同非洲乃至發展中國家友好合作的典范。據中國海關統計,2016年中南雙邊貿易額達353億美元,中國連續8年成為南非第一大貿易目的地和貿易來源地,同時南非也是中國公司對非洲投資第一大目的地。2018年,南非將接棒中國成為金磚機制中的輪值主席國,這將成為新的契機,對其他國家在南非投資起到重要的促進作用。

      二、南非紡織行業發展概況

      南非對紡織服裝產品的需求旺盛。據南非國稅局統計,2016年南非紡織品服裝貿易額達到40.45億美元,其中,貿易11.13億美元,占南非貿易總額的1.5%,成為南非第11大貿易行業;貿易29.32億美元,占貿易總額的3.9%。其中,貿易針織服裝及附件7.5億美元,在南非所有貿易商品中排名第21位,貿易梭織服裝及附件8.58億美元,排第19位。南非紡織品服裝多樣化且數量小,潮流趨勢與歐洲趨同,中國紡織服裝鞋帽產品在南非一直很受歡迎。然而,在整體貿易產品檔次、品牌、設計上與當地市場的充分融合方面依然任重道遠,F在南非對貿易紡織品服裝要求不再僅僅是價廉,還要求物美,對質量和款式的要求逐年提升。

      南非當地對冬夏兩季的成衣需求量巨大,但當地紡織行業受到技術和產能的限制,只能滿足約60%的市場需求,因此每年都會貿易大量海外紡織服裝產品。中國在南非投資的紡織服裝公司主要分布在約翰內斯堡地區和各省的工業園中,南非主要紡織品服裝貿易市場為非洲、美國和歐盟。

      一直以來,南非從中國貿易貨物以日用消費品為主,就紡織行業而言,服裝是南非貿易的最大門類,占比達69%,家用紡織品和產品用紡織品的占比均為7%,紡織原材料占17%,紡織服裝一度也是南非國家重點支持的行業。不過,由于南非經濟對外依存度較高,主要是以大宗商品貿易為主,因此近年來隨著大宗商品價格持續走低,南非經濟也頗受影響,發展速度放緩,制造業出現衰退,特別是紡織服裝等行業萎縮嚴重,相比2012年,2016年中國紡織行業對南非的貿易減少了40.73%。為此,南非貿工部批準為紡織服裝業注資49億蘭特,以保持并增加就業。在政策扶持下,南非紡織服裝業未來有望向好發展。

      三、南非紡織行業投資分析

      南非是非洲綜合實力首強及世界礦產資源大國,基礎設施比較完善,產品門類較為齊全,法律體系相對完備,市場化程度高,是金磚國家及20國有限公司內唯一的非洲成員。近年來,中國與南非關系快速發展,各領域務實合作全面推進。南非不僅是中國投資者赴非投資的首選目的地之一,同時因其顯著的輻射力,也是中國投資者進軍整個非洲大陸的重要跳板。對于紡織行業投資者來說,南非相比其他非洲國家,有以下幾個明顯優勢:

      1.突出的區位優勢與不斷完善的基礎設施

      南非是非洲第一大經濟體,是G20、金磚國家等重要國際組織成員,地處非洲大陸最南端,東、南、西三面環海,陸地上與納米比亞、博茨瓦納、萊索托、津巴布韋、莫桑比克和斯威士蘭接壤,扼大西洋、印度洋兩大洋交通要沖,其西南端的好望角航線歷來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海上通道之一,有“西方海上生命線”之稱。

      南非擁有非洲最長的公路網絡以及最大、最高效的海運和空運網絡,是非洲特別是南部非洲重要的商品集散地和運輸樞紐。德班是非洲最繁忙的港口和最大的集裝箱集散地,約翰內斯堡坦博機場是非洲最大的航空樞紐。南非通信和互聯網基礎設施也較完備。2010年的南非世界杯上,南非向全世界展覽了其全面獨立承辦盛會和重大項目的能力,彰顯了南非一流的基礎設施實力。

      目前,南非共有96個戰略基礎設施項目正在建設中,總投資額達到1179億美元,涉及電力(76.5%)、鐵路(9.4%)、公路(5.5%)、污水處理(5.0%)及其他項目(3.6%)。預計2016~2019年期間南非國家將投入9874億蘭特(約716億美元)用于南非現代化的基礎設施建設。

      2.良好的投資環境和較強的市場輻射能力

      南非政治經濟環境穩定,政治制度發展相對成熟。新南非國家政治上奉行種族和解政策,并采取了一系列促進經濟發展、種族融合和增強社會凝聚力的舉措,鞏固了新南非和平、穩定的局面,為南非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提供了重要前提。

      南非國家具有成熟的財政框架,促進著國內經濟競爭力不斷強大與經濟的外向拓展。近年來,南非國家的財政政策也做出了一些調整,降低了稅收以及關稅,外匯管制也相應放松,財政赤字得到有效控制。南非國家計劃在2030年以前,實現年度經濟增長率達5%、縮小貧富差距,將失業率從當前的25%降低至6%。最新公布的友好投資政策與項目也在吸引國外投資。

      南非具有較強的市場輻射能力。根據美國傳統基金會發表的《經濟自由度指數報告》,2016年南非經濟自由度指數列世界第72位,遠高于其他金磚國家的排名,在新興經濟體中處于較高水平。同時,南非積極參與多雙邊經濟合作、區域經濟一體化和絕大多數國際經濟組織活動,是跨國公司進入非洲大陸、連通世界的最佳橋梁。

      環顧整個非洲大陸市場,以突尼斯、埃及為代表的北非國家工業產品的貿易占據了非洲大部分市場,而另一半貿易份額則由南非所主導,可見南非工業貿易的市場份額之大和對非洲周邊國家的強大輻射力。同時,南非是區域經濟一體化合作的領頭羊,是“南部非洲關稅同盟”(SACU)和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SADC)的主要成員國,當地的農產品和工業制成品可以免稅或較低關稅進入鄰近國家。而在與其他大洲的貿易關稅上,南非都享有更低的關稅優惠。如歐盟對南非95%的貿易產品免關稅,近7000個海關八類稅目的商品可免關稅貿易美國市場等。

      3.得天獨厚的資源優勢和配套的優惠政策

      南非是世界5大礦產資源國之一,擁有號稱世界第二富含礦產的地質構造,現已探明儲量并開采的礦產有70多種。南非占據世界40%的黃金、88%的鉑族金屬、78%的鉻、80%的錳、44%的釩、37%的硅酸鋁,礦產資源總價值約2.5萬億美元。

      同時,南非還擁有天然的紡織原料優勢,如羊毛(以美利奴羊毛產量最大)、馬海毛、棉花(主要產棉區是林波波省、西北省、普馬蘭加省和夸祖魯納塔爾省)以及劍麻等。此外,南非還是聚酯纖維和尼龍等人造纖維的生產大國。

      在吸引外部投資方面,南非國家為此出臺了多項優惠政策,建立起由《外國投資補貼》《產品政策項目計劃》《基本項目可行性計劃》《關鍵基礎設施項目》《貿易市場和投資支持計劃》《制造業投資計劃》《汽車投資計劃》《商業服務激勵計劃》《中小型公司發展計劃》《技能支持計劃》等一系列投資優惠政策組成的外商投資優惠政策體系,對外國投資者在南非的投資項目給予補貼與支持。

      南非國家還對本地公司和外資公司投資農業、制造業和商業服務等領域,在稅收減免、補貼、低息貸款等方面給予同等優惠待遇;同時,對工業園區內的投資,實行類似“自由貿易區”的優惠和便利政策。

      4.緊密的中南關系

      建交18年來,中南關系發展迅速,南非是中國在非洲建立的首個全面戰略伙伴,雙方均將中南關系視為各自對外政策的戰略支點和優先方向。過去三年多來,中南兩國元首頻繁互訪,政治互信不斷增強,各領域務實合作快速拓展,兩國關系保持強勁發展勢頭。特別是去年12月,中南兩國共同主辦中非合作論壇約翰內斯堡峰會,將中南、中非關系推到了新的歷史高度。中南經貿投資合作潛力巨大,前景廣闊。

      近年來,隨著中南(非)兩國經貿合作交流日益深入,中國已成為南非最大的貿易伙伴。2016年11月,國家發改委與南非貿易工業部共同簽署了《關于開展產能合作的框架協議》,建立起兩國產能合作機制,為中國公司赴南非投資搭建起了新的合作平臺。目前,中國和南非在投資合作領域已簽署雙邊投資保護協定(1997年)和避免雙重避稅協定(2000年)。

      5.投資面臨的挑戰

      雖然投資南非前景廣闊,但也需審慎行事,分析利弊,有的放矢。對于擬赴南非投資的中國投資者來說,如下關鍵風險因素需要提前考慮:

      第一,南非貨幣蘭特匯率波動頻繁。蘭特被視作其他新興市場危機的代用品,這個地位已經讓這種貨幣遭受折磨,如今南非還要應對國內危機。這些因素加總起來,使得蘭特超越巴西雷亞爾,成為波動最劇烈的主要貨幣,繼而也影響著海外對該國的投資;

      第二,南非工會組織程度較高。中國公司要嚴格執行合法用工制度,避免與工會發生糾紛?傮w來看,南非工會每年都會組織大小規模的罷工和示威游行,要求雇主漲薪,這已成為南非社會的普遍現象和妨礙正常生產秩序的主要問題,尤其在礦業和制造業領域較為普遍,有意赴南非投資的中國公司需早做準備;

      第三,電力短缺,停電情況普遍。目前,南非的電力總需求34000兆瓦,南非電力公司的發電能力約為29000兆瓦,缺口約為5000兆瓦,且不同地區電力供應水平差異巨大,大型制造業公司尤其要確定其工廠所在區域供電是否穩定;

      第四,南非社會治安總體較差,犯罪率較高。南非一些城市(如約翰內斯堡)存在較大安全風險。自2013年以來,當地不法分子針對華人作案的數量有所增加,中國公司在南非開展業務時必須注意做好安全防范工作;

      第五,南非黑人經濟振興法案(BEE)對外商投資構成限制。為了消除種族隔離制度對南非經濟影響,南非自2000年開始施行以BEE為主的一系列法律制度,希望通過強制南非國內公司向黑人轉讓一定比例的股份、吸收黑人進入公司管理層的方式提高黑人的經濟地位。該政策也面臨黑人公司缺乏資金和管理能力的障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國際跨國公司前來投資的顧慮。

      四、南非紡織未來發展的建議

      目前南非紡織服裝業的從業人員數量占整個制造業的14%,而南非棉花的年產量已達4萬噸,這也為當地紡織業的發展打下了良好基礎。每年南非都要貿易大量的紡織品及原料,其中紡織原料主要貿易至中國、歐洲這類紡織產品發達的國家和地區,而紡織制品則主要貿易到非洲其他國家和地區。2016年南非紡織品及原料的貿易規模達到11.13億美元,占南非貿易總額的1.5%。

      雖然近兩年南非紡織產品的發展緩慢,但其仍擁有較大的開發空間。南非是世界第三大產羊毛國家,但目前尚不具備羊毛深加工能力,在當地開設羊毛紡織加工廠的市場前景十分可觀;同時,南非的針織業和產品用紡織品發展緩慢,未來同樣具有較大的發展空間。今后,南非可依托其原材料優勢,不斷拓展紡織全產品鏈產品。

      行業的發展始終離不開國家的支持。南非國家需大力支持和鼓勵外商前往南非合作,并對幫助培訓南非工人的投資商給予獎勵和補貼;同時要加大行業招商引資的力度,讓世界了解南非發展的優勢,吸引更多外資流向南非。

      中國的經濟發展戰略中,國家一直強調"走出去",鼓勵國內公司加強海外投資。中國紡織工業具有完整的產品鏈體系以及多樣化和高性價比的產品系列,這非常符合南非紡織服裝行業的發展需求,中國與南非在紡織經貿方面的合作存在著巨大的潛力,也期待未來兩國在紡織服裝行業有更多的交流與合作的機遇,共促兩國紡織服裝業的發展。

      五、調研組調研實錄

      2017年11月20-21日,由中國產品用紡織品行業協會、中國化學纖維工業協會、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紡織行業分會、遼寧省紡織服裝協會、天津工業大學以及產品用和化纖的骨干公司(恒逸石化、江蘇國望、天鼎豐非織布、斯爾克纖維科技、維柏思特襯布、優彩環保、浙江綠宇環保、濰坊駝王實業和江蘇藍天環保)組成的代表團赴南非調研當地的紡織服裝市場和投資環境。

      11月20日,代表團參加了南非多部門聯合工作座談。此次會議是由西開普省貿易投資發展局(WESGRO)牽頭,邀請了南非貿工部、開普敦市長辦公室、南非工商總會、南非服裝生產商協會、西開普敦、德班紡織產品集群協會、服裝公司等代表。會談期間,代表團團長、中紡聯副會長李陵申介紹了中國紡織工業現狀及世界布局,他提到“南非作為投資目的地,具有非常大的潛力,不僅是因為南非擁有先進的發達國家經濟基礎設施與境內活躍的商業機遇,也是因為其優越的地理位置,為別國提供了通往非洲大陸其他國家巨大消費市場的機遇,未來中國紡織業可充分利用南非國內的市場需求、資源優勢、地緣政治優勢、輻射優勢開展互補性合作和跨國綠地投資,進一步深化與金磚國家的貿易和投資合作”。

      西開普省貿易投資發展局(WESGRO)負責人介紹了西開普省的貿易投資現狀,西開普省位于非洲大陸西南端,西面和南面分別為大西洋和印度洋所環繞,經濟支柱以服務業、制造業、貿易、旅游業和農業為主,經濟發展水平較高,城市、交通、通訊等基礎設施完善,為南非最發達的省份之一。投資發展局主要負責南非客戶到國內投資以及中國投資者去南非投資,并可提供當地法律、政策、經商環境方面信息及相關服務。負責人認為“WESGRO非常期待未來能為更多來南非投資的中國公司提供服務,通過合資建廠、人才培養和技能培訓等方式開展多種形式的合作和交流”。

      在熱烈的暢談中,南非有關方面表達了吸引中國紡織服裝公司,尤其是上游紡織面料公司到南非投資的愿望。在南非紡織整個產品鏈條中,面料加工、印染和后整理是較為薄弱的環節,也是南非未來發展的增長點。南非貿工部負責人希望中方公司能夠抓住這個契機,實現資源的優勢互補。此外,雙方還就兩國間的紡織品服裝貿易現狀與對策進行了坦誠溝通。

      同期,代表團與中紡聯紀委書記王久新共同參觀了由紡織貿促會組辦的第二屆南非中國紡織精品展,了解非洲紡織行業的發展現狀和機遇,以及同行在非洲布局的戰略思考。南非中國紡織精品展與南非地區現有唯一、非洲地區最大的紡織品及鞋類展會——南非開普敦國際鞋類及紡織服裝展(ATF)合作,同期同館展出,吸引了來自非洲、美國、歐洲等地的5000余名專業觀眾,展會力圖通過資源整合,優勢互補,為供應商和采購商提供長期而高效的平臺服務。

      中國駐開普敦總領事康勇出席了展覽會并致辭,他認為“中國紡織服裝工業在南非潛力巨大,南非中國紡織精品展的進行對中國與南非的商貿合作具有極大的推動作用”,同時他也鼓勵更多的中國公司來南非考察與投資,開展更多的商貿合作。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紡織行業分會副會長林云峰代表展會主辦公司發表了致辭,他希望南非中國紡織精品展的進行,可以讓中國紡織工業與南非產品界和貿易界同行進一步加強溝通,擴大合作,為促進兩國及中國與非洲紡織品服裝業的合作共贏起到推動作用。

      代表團團長、中紡聯副會長李陵申在南非調研交流小結會總結到,受制于勞動力成本上漲、資源環境壓力、融資成本居高不下、高質量原料短缺、產能結構性過剩等因素影響,國內不少紡織公司紛紛把目光投向海外,走出去到國外建廠,跨國配置資源。南非擁有非洲最先進的工業基礎設施,在南非經商的成本與發達國家和一些發展中國家相比具有一定的比較優勢。南非關稅及增值稅政策優惠,商業信息開放,外匯管制小,政治環境穩定,具有多項吸引投資的優勢。而在中國的經濟發展戰略中,國家一直強調“走出去”,鼓勵國內公司加強海外投資,因此,中國與南非在經貿方面的合作存在著巨大的潛力。雖然化纖和技術性紡織品行業在非洲的發展還處于萌芽期,但仍期待相關公司能夠抓住當前戰略布局的先機,積極穩妥的實現公司的跨國資源配置。

    展會資訊更新時間:2018-12-04

    用戶登錄

    國際LED燈飾照明展覽會分類

    萬盛展覽
    少妇spa推油被扣高潮
    <track id="ayopr"><strong id="ayopr"></strong></track>
  • <p id="ayopr"></p>

    <big id="ayopr"><strike id="ayopr"><tt id="ayopr"></tt></strike></big>
    <p id="ayopr"></p>